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人世间》用13次春节“团圆”记录中国社会变迁丨揭秘


发布日期:2022-03-29 12:15    点击次数:161


春节,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意味着团圆、祥和。每逢春节,在各地为生活打拼的人都将与一家老小其乐融融地围在一起吃个团圆饭,说说这一年自己和身边人的变化。

在日前收官的电视剧《人世间》中,春节便串联起了一个普通中国家庭近50年的生活,也展现了上世纪70年代至今,中国社会的巨大发展与变迁。新京报记者粗略盘点后发现,该剧至少呈现了十三次“春节”场面——辞旧迎新中,生活的环境越变越好,团聚的人却时多时少;下一代从少不更事,到长大成人,上一代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沧桑。

该剧主演雷佳音曾在接受采访时笑称,这部剧从冬天拍到夏天,一直在“过年”。到后期,演员们都在剧组穿着棉袄,扇着扇子。但在雷佳音看来,《人世间》不仅通过“过年”展现了每个人的变化,同时也是每个人探寻自己的过程。

新京报盘点《人世间》13次过年(请横屏观看)

“春节”并非剧版《人世间》的二次创作。在梁晓声所著的《人世间》小说第八章开头,曾详尽描述了春节对于中国人的含义:“春节对于从前的中国人,像每年一次的公关仪式——若谁家少有客人登门,便是尴尬之事;而客人不断,则证明声誉可敬,起码可靠。为此,好吃的主要是为了待客储备,自家享用反在其次。 ”

在一种层面上,这段话引出了下文展现的上世纪70年代中国家庭准备年货的过程,交代了彼时社会经济发展的状况。而另一种层面,其同样也可理解为“春节”在《人世间》中的意向所在——同样像是一种仪式,让周家三兄妹以及“光字片六小君子”能够团圆、相聚,见证彼此社会身份和个人经历的“辞旧迎新”。

《人世间》重现了过去过年的场景。

例如,剧中的1976年,周父从西南大三线回家过年,周秉昆试着在团圆的气氛下和父亲坦白与郑娟的关系,却惹父亲发怒。周秉义也从建设兵团回了家,跟父母表示自己被推荐上大学,让父母放心。而周蓉的丈夫冯化成,则因为写了一首诗引发骚乱,在春节回家前夕被铁路警察带走。周蓉只好临时托人把女儿冯玥送回娘家。这件事也导致了周母突发脑淤血,变成植物人卧病在床……

在那个物质生活匮乏的年代,阖家之时却往往未能团圆;喜庆的气氛和生活的重压,两种情绪交融之中,是个体对抗命运的顽强坚韧。

春节更是为“光字片六小君子”提供了每年聚餐的机会。“六小君子”的相聚,在剧中也展现了社会发展与个体之间的紧密关联。例如1976年,乔春燕和曹德宝生了孩子,而吕川则去北京上学,两家人的命运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五年之后,向阳也离开老家,成为一名大学生。当大家都唏嘘走出去的人就不会再回来过年的时候,吕川和向阳却悄悄回来给兄弟们带来了惊喜。

每年过年“六小君子”的聚会都能展现其中人物的生活变化。

即便成长轨迹、发展背景渐行渐远,但在那个平凡人抱团取暖的年代,兄弟之间的情感始终纯粹隽永、守望相助。

剧中,春燕过年买梅花回家。

《人世间》导演李路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春节”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个不可替代的符号,是任何一个其他节日都不可替代的。它象征“辞旧迎新”、“团聚”,充满了对过去的怀念,也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我们小时候最盼望的就是‘过年’,仿佛过了这个‘年’,一切都会变好了。这是我们中国人寄托最美好愿望的一个时刻。”而剧中写了很多的“春节”,不管有钱没钱、家境如何,家家户户都会竭尽所能准备好一桌团圆饭。团圆饭也是一年比一年丰盛。“那个时候的‘年味儿’是十分浓郁的,这些年大家都觉得‘年味儿’淡了,这里面有社会、城市发展的客观因素,但是我们通过剧中对‘春节’浓墨重彩的展现,其实是想唤醒根植于中国人内心深处的那种人情味。”

新京报资深记者 张赫

资深编辑 佟娜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