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大卫·奇普菲尔德新作:圣马可广场的“办公大楼”


发布日期:2022-04-25 11:29    点击次数:137


原标题:大卫·奇普菲尔德新作:圣马可广场上的“办公大楼”

澎湃新闻获悉,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将于本周末开幕。除了展览,人们还将在威尼斯看到英国建筑师大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的新作:位于圣马可广场的旧行政官邸大楼。这是该建筑半个世纪以来首次向公众开放。巧合的是,奇普菲尔德也是2012年威尼斯双年展的策展人。旧行政官邸大楼的修复旨在进入威尼斯城不断演化和更新的“永恒交响曲”,通过翻新与整合,以及对于公共性与社会性的强调,为圣马可广场的遗产增添一层当代的深度。

旧行政官邸大楼占据圣马可广场的整个北侧 © Richard Davies

历史学家西格弗里德·吉迪恩(Sigfried Giedion)认为,最美丽的城市核心总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形成。在威尼斯,圣马可广场花了500年时间对开放空间和周围建筑进行不断的改造,才成为我们今天所认识的人类尺度的庆祝场所。柯布西耶在试图把握这个公共空间的本质时,使用了“视觉声学”(visual acoustics)一词。从这样的角度来看,大卫·奇普菲尔德米兰建筑事务所(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Milan)对于旧行政官邸大楼(Procuratie Vecchie)的修复旨在进入威尼斯城不断演化和更新的“永恒交响曲”,为圣马可广场的遗产增添一层当代的深度。

旧行政官邸大楼的外立面背后,© Alessandra Chemollo

旧行政官邸大楼以圣马可的行政长官命名——这是在声望上仅次于总督的官员——是围绕圣马可广场的三座建筑之一。它位于圣马可大教堂的前方,广场的北侧;南侧是新行政官邸大楼(Procuratie Nuove,1583—1640),西侧是拿破仑馆(Napoleonic Wing,又名“最新的行政官邸大楼”,1807—14)。旧行政官邸大楼的建造要追溯至16世纪上叶,由建筑师毛罗·科杜西(Mauro Codussi)、巴尔托洛梅奥·邦(Bartolomeo Bon)以及雅各布·桑索维诺(Jacopo Sansovino)基于更早的一处破损结构建造而成,使其在概念上成为了替代与分层的典范。拱门与凉廊的古典语言在旧行政官邸大楼中得到了典型的表达,日后也将影响另两座大楼的设计。

新的屋顶平台能够让人从不同角度来欣赏圣马可广场 © Alberto Parise

大卫·奇普菲尔德事务所的此次干预没有触及外立面,只涉及了10多万平方英尺的建筑内部,但是它与周围的公共性保持了社会与视觉上的连续性。这个看似“内向”的项目实际上不仅充分调用了大楼的内部空间,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也开发了建筑与环境相连的外向潜能。如今,无论是在旧行政官邸大楼内部,还是在其开放的屋顶上,旁观者将可以从各种全新的角度来欣赏圣马可广场,为这一威尼斯的核心注入新的活力。

修复后的旧行政官邸大楼将向城市敞开大门:四层被改造成一个用于展览和活动的新空间,以及一个与人类安全网基金会(Human Safety Net)相连的礼堂,该基金会是建筑的主要功能所在,其使命是支持弱势群体,由意大利忠利保险公司(Assicurazioni Generali)创建,正是这家公司委托了对建筑进行物理与社会层面的改建。建筑的二层和三层将容纳多间办公室,在这座游客和博物馆云集的城市中,成为一座特别的办公大楼。“在很多情况下,办公大楼的设想会很无聊,但是我们不应该忽视在威尼斯市中心创作办公空间的重要意义,比起开放更多旅游机会,这可能是一个更重要的象征。”大卫·奇普菲尔德提到。

四层的礼堂 © Alberto Parise

面对旧行政官邸大楼的内向和外向特征,以及大楼数个世纪以来所经历的改造的复杂性,大卫·奇普菲尔德米兰事务所采取了一系列干预措施,而非天才建筑师全盘否定的姿态,项目经过了两年的设计和三年的建设。整个过程都是在与当地工匠密切合作的情况下进行的,他们提供了文化和技术知识,在建设阶段,他们的技能和能力被证明相当重要,如果没有他们,将会导致非常不同的结果。正如奇普菲尔德所指出的,“这就是从事修复项目真正迷人的地方——工匠的参与,密切的参与,所有建筑工地都应该这样。”

根据大卫·奇普菲尔德米兰事务所副总监Cristiano Billia的介绍,建筑师“在保护和整合之间保持了微妙的平衡”,其中包括“显露”与“翻新”。例如,他们在三楼发现了壁画的痕迹,在二楼发现了古老的威尼斯水磨石地板,在四楼发现了不同时期的砖墙图案的并列,这些都是“显露”。而在原来的元素已损坏而无法保存的地方,则需要进行整合以更换。

拱廊 © Alessandra Chemollo

四楼地板的修复突出了建筑的历史痕迹与分层,使建筑面向崭新的社会生活,长长的拱廊连接着不同的房间,并被结构墙序列所隔断。除了这一水平面上的连接,垂直的动线经过重新组织,在中庭内构成宽阔和开放的阶梯,在不影响建筑主空间的同时,呈现了当代干预和现存历史层次之间的对话。

从模型中可以看到建筑师对于垂直动线的设计 ©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此次的修缮和改造着眼于古老、传统的当地建筑技术,并在地板、墙壁和天花板上使用了手工工艺。建筑师使用了帕通灰泥(pastellone)与水磨石(terrazzo)、马莱漆(marmorino)与石灰(scialbatura),同时也使用了现代混凝土墙砖(cocciopesto)与意大利砖(cotto),从而在不强行强调传承的前提下,以建立整体的方式构造新空间,并在威尼斯具有代表性的地点修复建筑与空间数百年来的存在感与完整性。

大卫·奇普菲尔德

大卫·奇普菲尔德的设计以轻盈简约著称,在博物馆设计和改造方面尤其专长。其代表作包括德国柏林的新博物馆改造项目, 曾获2012年密斯凡德罗奖( Mies van der Rohe Award)。“我觉得现在的建筑陷于某一种危机当中,”奇普菲尔德几年前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我们缺少社会目标。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是作为投资品的建筑物。我们盖了很多楼,但是我们建造的是大型投资项目。”另一方面,他认为,“没有什么比建造一个好看的楼梯间、好看的空间更有意思的了;但是它们必须要带来一些别的东西。对于建筑的材料和社会意义,我都有责任去关注。一个好建筑不只是一个好地方,它关乎你将如何生活,关乎建筑将如何帮助你更好地生活。

(本文根据architecturalrecord.com相关报道等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