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雅士利或私有化,蒙牛奶粉业务在下什么棋?


发布日期:2022-03-31 17:28    点击次数:173


蒙牛与雅士利3月16日晚发布联合公告显示,蒙牛正就雅士利股权及若干其他业务权益进行讨论,或向雅士利提出私有化要约。如果潜在交易进行,则每股回购价格约为1.2港元。针对雅士利潜在私有化事宜,3月17日,蒙牛与雅士利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公告外尚无其他可以透露的信息,如有新的进展会尽快公告。分析认为,雅士利退市后或将达能股权剔除,蒙牛可能会将旗下雅士利、贝拉米两块奶粉业务进行整合,不排除未来打包上市,同时借机建立股权激励机制,推动雅士利与渠道共赢。 蒙牛或向雅士利提出私有化要约蒙牛与雅士利联合公告显示,蒙牛正就雅士利股权及若干其他业务权益进行讨论,此举或导致多项潜在交易,有关架构及详情尚待落实,但或会包括蒙牛向雅士利提出潜在附前提条件私有化要约。截至公告日,蒙牛通过蒙牛国际有限公司持有雅士利51.04%的股份。按照蒙牛、蒙牛国际及雅士利2013年7月发布的综合收购要约及回应文件,蒙牛除外的蒙牛国际各股东(蒙牛国际转换权受让人)可要求蒙牛国际将该股东持有的蒙牛国际股份转换为相应比例的雅士利股份(蒙牛国际转换权)。截至公告日,蒙牛国际转换权受让人持有的蒙牛国际股份,可转换为123976股由蒙牛国际持有的雅士利股份。雅士利称,截至公告日,没有就任何潜在交易订立最终协议或安排。因此,潜在交易(包括潜在要约)可能未必会进行。如果进行潜在交易,涉及注销价每股雅士利股份为1.20港元。针对3月14日股价大涨,蒙牛及雅士利表示,除潜在交易(包括潜在要约)外,蒙牛及雅士利董事概不知悉导致该价格及交易量增加的任何原因。3月14日上午,雅士利股价大涨97.83%至0.91港元/股,盘中一度暴涨106%,雅士利因此短暂停牌。3月17日复牌后,雅士利股价下跌。蒙牛及雅士利方面3月17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如公告所述,蒙牛正在考虑及评估对雅士利持股及其他业务的一些潜在交易方案。交易的架构和细节尚未确定,也没有签署任何协议,交易是否推进仍有很大不确定性。公告外尚无其他可以透露的信息。如有新的进展,我们会根据监管的要求尽快公告。”雅士利在港股的12年资料显示,雅士利成立于1983年,自1998年起专注于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及营养食品业务,2002年推出“施恩”品牌婴幼儿配方奶粉。2010年11月1日,雅士利在港交所上市,招股价为每股4.2港元。2013年6月,在时任蒙牛总裁孙伊萍主导下,蒙牛向雅士利发出要约收购,以每股3.5港元的价格,从雅士利大股东张氏国际、二股东CA Dairy手中,合计收购雅士利约26.8亿股。易主蒙牛后,雅士利于2015年收购了达能旗下奶粉品牌多美滋中国全部股权,至2016年5月完成收购,形成了雅士利、瑞哺恩、多美滋、Arla、恩施等品牌组成的婴幼儿奶粉品牌矩阵。蒙牛当时对新京报记者称,雅士利在完成渠道转型,提高婴配业务在母婴及电商的销售比重,同时会持续聚焦高成长品牌及核心品牌的成长,以“稳固雅士利品牌、发力多美滋与欧世有机、扩大Arla系贡献”为策略。转折发生在2016年9月,时任雅士利总裁卢敏放接替孙伊萍出任蒙牛集团总裁。不久后,卢敏放对蒙牛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将整个业务板块划分为常温、低温、冰品、奶粉等独立事业部,有别于过去的温乳制品、冰品及乳饮料、低温乳制品三大品类管理系统,以提高运营效率。具体到奶粉板块,蒙牛雅士利新西兰工厂生产的婴配奶粉已在国内上市,也全面覆盖了新西兰市场。同时,Arla和多美滋品牌的加入,也会助力雅士利集团在高端和一线城市的布局。从近几年财报可以看出,雅士利在新架构中扮演着整合蒙牛奶粉业务的角色。战略调整后的雅士利在2017年-2019年实现营收与净利润的连续增长,其中成人粉表现尤为抢眼。2020年,雅士利在营收增长7%的情况下,净利润减少10.04%。雅士利称受婴幼儿出生数量下降影响,国内奶粉市场消费量呈下降趋势,存量竞争成为奶粉市场主旋律。在2022年1月的盈利预警中,雅士利称,由于旗下婴幼儿奶粉品牌多美滋2021年经营状况未达预期,将对其进行不超过3亿元的一次性减值拨备,导致雅士利国际2021年录得亏损不超过1.89亿元。如不包括一次性减值拨备,则雅士利溢利将增加10%-20%。业内推测蒙牛将整合奶粉业务对于雅士利潜在私有化,乳业专家宋亮认为,蒙牛有三方面考虑,一是从融资角度来说,雅士利股价下跌,融资能力差,退市是比较好的选择;二是雅士利退市后或将达能股权剔除,蒙牛可能会将旗下雅士利、贝拉米两块奶粉业务进行整合,不排除未来打包上市;三是达能退出后,蒙牛可以借机建立股权激励机制,推动雅士利与渠道共赢。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目前雅士利第一大股东蒙牛持股51.04%,二股东达能持股25%。以往公告显示,2016年11月,雅士利旗下公司新西兰乳业与达能旗下公司DAPH、Danone Trading签订合作协议,向后者出售奶粉基粉及原料。2017年5月,新西兰乳业与达能SA子公司Danone Nutricia NZ Ltd签订服务协议,向后者提供婴幼儿奶粉包装服务。2018年6月,雅士利宣布,其全资附属公司雅士利(香港)拟向DAPH出售新西兰乳业49%股权。随着达能退出蒙牛股东行列,雅士利与达能的“亲密关系”也可能不复从前。资料显示,2013年5月起,达能战略入股蒙牛。2021年5月,达能宣布,已完成对持有的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约9.8%股权的战略出售交易。蒙牛曾回应新京报记者称,蒙牛在现有战略股东架构下,业务发展和既定战略均不受影响,中粮集团坚定支持蒙牛管理层和团队。“蒙牛将更加高效地执行未来五年发展战略,实现2025年‘再造一个新蒙牛’的目标。”针对奶粉业务,蒙牛总裁卢敏放曾在多个场合提到未来目标。2020年8月,卢敏放在蒙牛2020年中期业绩说明会上表示,“雅士利加上贝拉米,蒙牛奶粉业务定的目标是未来三年进入中国市场前三。”在2021年3月举行的2020年度业绩说明会上,卢敏放表示,“到2025年,蒙牛的品类结构肯定会发生变化,奶酪、鲜奶、奶粉三大业务都会上到百亿以上规模。”新京报首席记者 郭铁编辑 李严 校对